Home
About
Total: 0
滕州哪有真实小姐这真的一晚联系方式多少钱【薇__信:7536-3034 丹姐】滕州可以找到妹子服务【薇__信:7536-3034 丹姐】滕州哪儿找上门酒店【薇__信:7536-3034 丹姐】滕州服务妹子真实【薇__信:7536-3034 丹姐】
疫情期间,在武汉一家方舱医院里,一位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在病床上捧书细读的照片走红网络,他被网友称为“读书哥”。火了的不只是“读书哥”,他读的那本看上去厚厚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也一起刷了一把存在感。一本好书,某种程度上也是天然的“情绪疫苗”。4月23日,是第25个“世界读书日”。今天,我们把目光聚焦在疫情期间大家都读了哪些书,获取了哪些新知?减少对未知的恐惧疫病图书受关注家住福州的李大美(化名)女士,是一名文字工作者。关注、配合疫情防控的同时,她意外接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医学科普。看到我国首批志愿者已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消息后,李大美迫切地想了解更多关于病毒和疫苗的知识。比如,疫苗最早是如何产生的、原理是什么,人类在发明和使用疫苗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付出了哪些代价……一番搜索之后,她选择了阅读让-佛朗索瓦·萨吕佐的《疫苗的史诗——从天花之猖到疫苗之殇》。“读完后最大的感受是,病毒往往在悄无声息间入侵并引发轩然大波,人类与之搏斗的艰难历程,一再提醒我们,要敬畏自然、尊重科学。”李大美对科技日报记者说道。事实上,不少人和李大美一样。据当当网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疫病灾难类的文学作品,在疫情期间受到了读者的格外关注。其中,加缪的《鼠疫》、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理查德·普雷斯顿的《血疫——埃博拉的故事》占据了当当热销电子书top20的3个席位。北京开卷日前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图书零售市场分析》显示,今年1—3月,瘟疫、病毒或者流行病学相关的图书销量出现明显增长。包括许多较为专业、之前关注度很低的科普类图书。比如《病毒星球》今年2月的销量达到其上市以来最高,2018年出版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今年2月的销量比2019年12月上涨了23倍有余。生活按下“暂停键”助推沉浸式阅读不期而至的疫情,一度给人们的正常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在留白的这段时间里,不少人选择了向书籍寻求慰藉。北京某高校博士后王云(化名)也是其中之一。在她看来,对于没有处在疫情风暴中心的人们来说,宅家期间从日常相对忙碌的状态中抽离,可以有更多时间和空间思考。但这期间各种各样的信息,也让处在这个状态中的人感到焦虑和封闭。“阅读是很好地缓解焦虑、进行价值追问的方式。疫情期间,在文学类的书籍里,我重读了茨威格的书,因为爱情主题的书籍永远是春天里能慰藉人心,并给人带来希望的读物。”王云说。疫情期间,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平劲松将主要的阅读精力放在了与专业相关联的专著、学位论文和白皮书报告上。此外,他还抽空阅读了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等。阅读兴趣广泛的平劲松,收藏了不少人文社科类的书籍,包括西方现代哲学类书籍和英文畅销小说等。在他看来,相对长的假期,是进行深度阅读的好时机。京东大数据研究院日前发布的读书报告也指出,生活慢下来,人们有更多的时间选择真正感兴趣的书籍,进行沉浸式阅读,同时,也会更多地关注个人的精神素养。儿童阅读成热点教辅“刚需”明显不仅自己爱看书,对孩子教育很上心的李大美,在疫情期间也给8岁的女儿买了不少书,包括《汉声中国童话全册》《中国传统节日故事》等,希望女儿能够更多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考虑到女儿比较喜欢画画,李大美特意向孩子推荐了自己以前很爱看的高木直子的全套漫画,比如《一个人上东京》《一个人的美食之旅》《我和狗狗的16年》等等。“白天她在上网课,我也有工作。晚上临睡之前,我会和她一起看这些漫画书。我们可以一边看一边交流,和自己读书相比,她更喜欢和我一起看书。”李大美说。在她看来,虽然受疫情影响,孩子们不能上学,大人的工作生活节奏也被打乱,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享受家庭时光的好机会,而亲子阅读则是其中最好的一种方式。事实上,儿童阅读、亲子阅读、亲子教育,也是疫情期间宅家读书的一大热门主题。当当网工作人员介绍,中小学阅读、绘本/图画书、中国儿童文学、科普/百科是儿童阅读、亲子阅读的主要品类。家长们通过阅读亲子养育类图书来提升对孩子的养育质量。疫情期间,一直待在湖北宜昌老家的汪女士最大的开支就是买书。除了工作用书外,她给两个孩子也买了一些教辅资料和儿童绘本。“老大读小学三年级,在家上网课,老师布置作业很少,看似很轻松,但是家长还是有压力的,我买了一些语文、数学练习册,帮助孩子巩固学习效果。”汪女士说。京东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数据也佐证了疫情期间教辅、童书的受欢迎程度。据介绍,从总体上看,今年1—3月,京东图书成交额和去年同期相比保持增长。从品类上看,增长最快的主要有教辅、童书及科普类,以及金融投资、历史、家居、传记等,科工类实用书籍增长不明显。图书消费结构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们阅读需求的变化。来自京东大数据的分析认为,在学校、幼儿园没有开学的情况下,孩子们需要居家学习,使得教辅和童书类书籍一度成为“刚需”。而实用书销售占比下降,可能与疫情期间尚未完全复工有关。随着疫情的逐步向好,人们的生活逐渐恢复常态,与之相应的阅读结构也日趋正常化。据介绍,3月以来,京东图书的教辅和童书类的销量涨幅有所回落,图书消费结构逐渐向前两年的水平恢复,个别品类的占比还出现激增现象。(来源:科技日报记者唐婷张盖伦)原标题:《世界读书日丨疫情期间,人们喜欢以读攻“毒”》